奶茶版app上线



只见刚才还飞扬跋扈的楚飞雄,此时犹如死狗一般瘫倒在地上,地上血流如注!

有眼尖的人一瞬间就发现了异常之处,惊声尖叫着说道,“们快看他的腿!”

只见楚飞雄面色痛苦的半跪在地上,一双腿自小腿处齐整整的被削断,整个人直挺挺的跪在那黄金洗脚盆前面。

而原本坐在那里正抱着生命原液准备洗脚的冯小曼,居然已经不见了踪影。

所有人脑海里边都出现了一句话,“难道说见了鬼吗?”

在场的众人,一个个瞪大眼睛,看着彼此震惊的神色,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?

楚飞雄为何会变得如此凄惨?

只有沈月辰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,虽然她刚才也没看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,但是却能感觉到。

他来了!

楚飞雄因为剧痛,那张英俊的脸已经变得非常扭曲。

他双眼死死的盯着酒店后门的方向,无比愤怒的说道,“秦言,竟然敢废了我,伤体断肢之仇,我必定会报,我要让付出比我惨痛百倍的代价,我要敲断浑身的骨头,让躺在我面前痛苦哀嚎。”

充满怨毒的话语,在整个大厅里边传荡,让每个人都心惊胆战!

雪地里的可爱小精灵

原来,刚才是秦言来了!

在一瞬间,秦言断了楚飞雄的双腿,又把冯小曼给劫掠走。

得到楚飞雄的证实,沈月辰心里松了一口气,但是又充满了担心。

现在秦言跟楚飞雄以及楚狂人之间的仇恨是越来越深了,已经到达不死不休的地步。

大厅内的宾客一个个也是面面相觑,他们没想到清远大学的一个教授居然有如此的实力和胆量。

能在瞬间伤了楚飞雄,把冯小曼给带走,竟然敢跟楚狂人结下如此深仇大恨。

现在秦言废了楚飞雄,那么武狂人绝对会不死不休。

因为,昨天楚飞雄参加生命原液发布大会的时候,可是带着楚狂人亲手赠送的黄金奖章的,这足以表明楚狂人对楚飞雄宠爱到了极点。

好好的一场宴会,现在变得凄惨一片,这些宾客们不敢再在这里逗留下去。

虽然他们知道楚狂人必胜无疑,但是一个发了疯的,敢于挑衅清远武协六大长老的大学教授,恐怕也不是易于之辈。

他们才不想沾染这些麻烦。

这时有人突然指着大厅上的墙壁说道,“们快看。”

包括楚飞雄在内,很多人的目光都看向了不远处的墙壁,上边写着鲜红色的四个大字,“龙虎山庄!”

有人禁不住惊声说道,“这四个字似乎是用血写成的。”

说话的时候,目光恐惧的看向了楚飞雄被废掉的双腿。

看来这四个字是秦言废掉楚飞雄的腿之后,用他的血在墙上写下了地址。

楚飞雄壮若疯狂,双眼血红的盯着墙壁,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嘶吼,“秦言,我们不死不休!”

这件事情造成了很大的影响,很多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了龙虎山庄,或许秦言跟楚狂人之间的对决,要提前了!

救护车来到酒店,医护人员准备把楚飞雄带到医院。

但是楚飞雄却怒吼着,非要回到武协见自己的师父,要把这里发生的事情都添油加醋的告诉师父,把自己所有的委屈和痛苦都发泄出来。

这些医护人员哪能执拗过楚飞雄,只能把这个双腿残废的年轻人送到了清远武协。

楚飞雄躺在担架上,被武协的子弟抬到了他师父所在的住所。

可是,守在门口的弟子却阻止了楚飞雄的进入。

不过他们还是知道楚飞雄非常受宠爱的,恭敬的说道,“楚师哥,师父要闭关两天,所以不能去打扰师父,师父他老人家说过两天之后,要等一个人来问他要钱,让大家伙这两三天要安生一点,不要惹是生非。”

楚飞雄躺在担架上非常的凄惨,他愤怒的指着自己的双腿说道,“睁大的狗眼看看,老子都被伤成什么样子了,还不快点让我进去面见师父。”

顿时又有一名弟子走了出来,两个人挡在门口,语气非常坚决的说道,“师父说过,天大的事情也不能打扰到他,小师弟,先去好好治伤,师父就闭关两天而已,等师父出来了,一切好说。”

楚飞雄气的又吼又叫,但是他知道既然师父下了这个规定,那肯定是见不到他了。

但是现在自己的女朋友,被秦言挟持到了龙虎山庄,而自己又被他打断了双腿,这种凄惨无比的事情,他是生平第一次遇到。

如果不报此仇的话,这比杀了他还要难受。

楚飞雄双眼阴沉的看着两名子弟说道,“老子就不去看伤,就在这里等着,哪怕是身体内的血流干,也要等师父出来。”

这两名弟子顿时吓得心惊肉跳。

楚飞雄说这话的目的很明显,他要在门口等师父出来告状!

师父要闭关足足两天,如果楚飞雄发生了什么意外的话,他们两个将要面对制裁。

这两名弟子之中,有一个短头发的弟子,非常有主意。

他知道师父有命难违背,但是又不能坐视楚飞雄的伤势不管。

“楚师哥,先不要生气,就算师父闭关不能帮解决,我们也可以想办法啊。”

楚飞雄愤怒的哼了一声说道,“能想什么办法?那个混蛋教授把我弄成残废,还把冯族世家核心子弟给劫走,如此天不怕地不怕的人,我们能拿他怎么办?除非让师父出关杀他个片甲不留。”

短发弟子笑着说道,“师哥,是师父最宠爱的弟子,有些事情接触的少,其实在这种情况之下,不一定非要师父动手才行。”

“和那个教授有着深仇大恨,那我们就先给报仇,让消消气,等师父出来了,我们就已经把这个人给抓到师父面前,不仅能得到师父的夸奖,还能亲眼看着师父惩治这个混蛋。”

楚飞雄顿时来了兴趣。

虽然他脸色依旧一片苍白,但是,因为短发弟子说的这番话,让他激动的脸色出现了一片不健康的红晕,“那快说说,我们该如何报仇?”